引路计划入门 – MYJ

引路计划已经实行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依旧有人想要了解引路计划,我仅凭口头介绍很难全面的介绍,故写本文提供参考。

本文将会以引路计划的发展为顺序,采用夹议夹叙的方式详细介绍引路计划。

 

在开始介绍引路计划之前,我想先对想要仿照引路计划展开自己的活动的读者们说上一些内容。

引路计划的“引路”二字来源于单词“illume”,意思是照明,当然这个词并不是我想的,而是我们班的JYZ和QWL两位英语学霸想出来的。之所以要叫“计划”,是因为当时我们班正在实行的一个叫“学霸养成计划”的东西,接着名字,这个也就叫“计划了”。

引路计划其实是一个活动的称呼,这个活动是在特定时间组织同学进行同学间的知识和问题讲解,也就是说,引路计划是所有同学间讲解的总和。

这样我们可以看出支撑引路计划的一个基本理论:同伴在学习过程中的作用十分重要。一个班中优秀同学对其他同学的影响,尤其是带领作用,和帮助,是班级整体提升的一个重要因素。

仿照引路计划展开活动,不一定要完全模仿下文要介绍的引路计划不同时期的组织形式,可以在原有的组织形式上进行改进和创新,也可以完全原创,但一定要记住,所有的活动都要为展开活动的目的而设计,至于引路计划的目的,下文会有介绍。在计划实行的过程中,会遇到困难,也会遇到部分设计无法实行的问题,引路计划在实行过程中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但是,注意修正和优化计划,一切立足于实践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将无法实行最初的目的。

在引路计划实行的过程中,因为我们班并没有奖励制,只有惩罚制,所以讲课有贡献的同学都是义务劳动的,我希望如果想要仿照引路计划展开活动,能加入“工资”。

 

在我高一刚刚结业的那年七月份,按照惯例,我该享受高中阶段唯一一个完整的暑假。就在其中有一天,我收到我们班一同学的一则消息,大致意思是说,开学之前,年级要完成一次大型的分班,组建一个新的班级与原来年级里的最牛实验班(当然那个班不叫这个名,但是是年级里最牛的班,我们就姑且这么称呼吧)进行实力抗衡,互相进步,说白了就是再组建一个最牛实验班。然后说我们班里有23个同学有资格加入到这个班,我算其中一个,问我要不要去,原来说这个分班是强制的,但是后来改成自愿的了。在上高一的时候,就常听我的班主任孟老师说上届她们班也遇到分班,她们班有几个可以到最牛实验班,也是问意见,结果这几个一个也没走。这个故事在我上高一的时候就深深影响了我,看到那条消息,我第一反应就是,我不走。

最初分班是强制的,我们还是很不愿意的,甚至有人还写了请愿书打算跟学校申请改成自愿的。后来这事自己就发展成了自愿的了,我当时心想,这次应该走不了什么人了吧,结果是23个里留了9个。开学之后,我们班原来50人,走了5个学文的,来了两个从普通班上来的,来了两个从最牛实验班下来的,又来了十个从那个新组建的最牛实验班原来班号里出来的(组建这个新班并不是组建一个新的班集体,而是将原来跟我们平行的另一个实验班的同学先拎出来,成绩够新的最牛实验班的同学还在这个班,其他人往别的班放,就在我们班放了十个人。)

原本我们班也算个二类实验班(原来是一个最牛实验班,两个平行的二类实验班),现在毫无疑问,我们班变成了三类实验班。下面我们来具体分析一下,原本我们班是有23个优秀的同学的,走了14个,实力损失一部分,再加上新来的同学,实力再降低一部分。

 

面对着当时班里的这样的人员组成,我心中也是义愤填膺,我开始思考如何提升班里的平均分。我首先想学习优秀的同学与学习较差的同学相差什么,我认为,前者比后者多一些东西,它包括一些对应试题的思维和方法,也包括一些其他人没有掌握知识。所以,要组织一种活动,给双方提供一个平台,使这些思维方法和知识可以普及,达到普遍提高学习成绩的目的。

于是,我提出了一个叫做“讲题者计划”的活动,它的组织方式是首先由班主任孟老师指定了一些人当讲师,然后这些人再分学科,当初只有数理化生四科,然后明确了四科的讲师。

就在其他人还没有报名想上的学科的时候,我的化学老师叶老师忘了什么时间进来了,对着我们班的XHZT和ZGL同学提出了一个叫“化学加油站”的活动,活动内容和形式是:叶老师指定了一些人参加化学加油站,属于活动对象,每周叶老师给他们一张卷子,活动对象们每周由一人整理相关知识,讲解这张试卷。

当听到叶老师向XHZT和ZGL介绍“化学加油站”时,我当时心里就想,何不将化学加油站与讲题者计划合并,在同一时间活动,后来这事也实现了。第一次讲题者计划,也是第一次化学加油站,活动时间是每周五的最后一节课,那是一节一小时的课,叫“研学”。(其实研究性学习在高一时就已经完成了,高二排出这么一节课实在不知道为啥。)至于为啥要把这两个活动放在一起,我是这样考虑的,毕竟同学间的讲解是第一次,它是否能够起到提高成绩的作用还不得而知,既然化学老师愿意额外辅导同学,必然比同学间的讲解靠谱,我何不让路。

下面我们把时间再往前推几天,就在与叶老师达成同时活动之后,我们迎来了高二第一次秋游,我就在早上上车之前让所有人报了名,具体规则是这样的,如果是化学加油站的同学,必须且只能选择化学加油站,接着如果是讲师,必须且只能选择讲师,最后剩下的人可以自由选择一科。最后报名的结果是,数学与物理人数相当,生物其次,化学最少,只有一个人,有三个讲师必须去化学加油站。仔细分析一下这个情况,因为在报名规则上化学加油站是享有优先的,而且班里化学成绩不好的都被放到化学加油站了,所以报名讲题者计划化学学科的人就少了。

在讲题者计划活动的过程中,我们也得到了一条经验,活动必须搞在大家不急着写作业时间,比如周末之前的周五,因为我们试过在周四搞,结果大家都在写作业,效果根本达不到。

 

后来我们讲题者计划讲师团中有一个人叫YZD,他当时跟我一起刷叶老师给的自定步调有机化学题片子(就是先给每个人发第一张片子,你做完了可以到老师那里换第二张,再做完了可以换第三张,就这样直到做完所有片子),后来叶老师让我到化学加油站讲讲有机片子,YZD跟我一起去的,但是我讲到一半竟然讲错了一个点,还好有YZD纠正。

在我去讲有机之前,YZD曾经总结了忘了是数学还是物理的全部知识点,那总结,他都可以当教授了。(此表示对他是所有讲师的优秀楷模的称赞。)

为什么要讲这两个故事呢,下文会用得到。

在讲题者计划活动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有点要命的问题,那就是作为讲师,就没有了听其他科课的权利,这一点在之前提到的报名规则中可以印证,如果是讲师,就不能选课,那么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提前准备教案而不讲课的讲师该干什么呢。

于是,我首先想到YZD的总结的事,设计一个等级制,我参考了中国大学的职称制度(大学中的教师职称又称学衔),设计“教授”、“讲师”、“助教”三个等级。

同时,为了实现提升学习成绩,我就想到将这些学衔的评定标准与学习成绩挂钩,以此达到促进的作用。当时我比较迷恋正态分布理论,也查过一些资料,在维基百科中,我发现了这么一张图。

(引自维基百科:标准分数)

在图中,可以看到有一个分数,Standard Nine,标准九分,是将标准分数(Z分数,计算公式为 单人数值 减去 整体的平均分 再除以整体的 根号下方差 )化为九个等级,其中标准分数为+0.75~+1.25,标准九分为7;标准分数为+1.25~+1.75,标准九分为8;标准分数为+1.25~+∞,标准九分为9。结合这个评分标准,我先讲班里所有人的所有单科成绩算成标准分数,再算成标准九分,对于某一科标准九分为9的同学授予该学科教授学衔,某一科标准九分为8的同学授予该学科讲师学衔,某一科标准九分为7的同学授予该学科助教学衔,所有人可以同时获得不同学科的学衔。所有有该学科学衔的人,都可以在该学科讲课。

那么,学衔差异有什么用呢。学衔的差异关乎该同学的讲课权限。之前提到的那次我在化学加油站讲错的经历,为了以后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我设计了如下的讲课权限,简单点说,每次每科讲课的所有同学化成一个组,那么这个组只有两种情况不被允许,一个是组内所有人都是助教学衔,另一个是组内只有一个人且这个人是讲师。从中可以看出,教授在权限上并没有什么限制;讲师是不允许一个人讲课的,必须得有人伴同;助教甚至不允许只有助教讲课。之所以这么设计,一方面是对学习特别好的同学的放心,不需要安排人准备补充和纠正,而对于讲师,就安排人准备补充和纠正。但是,有一点需要注意,并不是说助教不能讲课,在有讲师或教授伴同时,他们可以讲课。

下面进入下一个问题,学员报课问题。考虑到讲题者计划时不讲课的教授、讲师和助教该干什么的问题,我的设计是,他们不需要讲课时就去上课。在这里先插上一段,讲题者计划快要结束时,XHZT同学提出了一个“互助小组”的概念,指的是几个同学间形成一种小组关系,互相帮助。我将这个概念融入到引路计划中,因为我觉得这个活动可以让多科不行的同学可以在活动中得到多科的帮助。在引路计划中,互助小组是这样的,三个人组成互助小组,要成立这种小组关系,需要三个人每科的标准九分的平均分都达到5分或以上,我把它称为小组中性。因为班里当时是45个人,我设计的先在全班范围内征集5个互助小组,剩下的三十个人再报科目,每科招生5人。其中,对于教授们,讲师们和助教们报名的科目或者申请互助小组并没有要求。

最后,我担心每个人的学衔叠加,导致不知道自己到哪里上课,在开始引路计划第一季第一次活动之前,我将这些人召集起来,先把只有一个学衔的人分配到对应学科,剩下具有多学衔的人再进行分配,最后保证各学科组人数均衡。然后每学科再自己组内选出一个负责人,安排每次该学科讲课的人。

下面我们来看看引路计划第一季中的学衔授予情况。

在第一季中,一共有31人被授予学衔,一共授予了70个学衔。

我们分析上述引路计划第一季规则的介绍,可以发现持有学衔的同学在整个引路计划的活动中具有教和学的两个身份,前者在需要讲课的时候体现,后者在不需要讲课的时候体现(即参加大课或者互助小组)。在引路计划第一季第一次活动的时候,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认为报了互助小组就不讲课了。其实,对待这个情况,是要以讲课优先的,如果学科负责人安排讲课,就不要再去体现学的身份了。

在引路计划第一季中,化学组中出现了一个问题,在给所有人分完主要负责的学科之后,化学组中最后的组成是一个教授,一堆助教,没有讲师。根据讲课权限的相关规定,在这个教授必须每次都去讲课。所以后来这个教授因为次次工作,后来跟孟老师申请去听别的课。当然,这件事可以不打破规则,开设只有助教也能讲课的破例来解决。其实这中间有一个规则理解误区,规则中说,享有这科学衔就可以在这科讲课,处在学科组是主责这一学科,但并不代表只负责这一科,学科组之间是可以借讲课人员的。所以,最后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将本来处于其他学科组的两个持有化学讲师学衔的两个人轮着回来教学。

在活动过程中,语文组曾经出现了一次违反权限的事情,因为语文组轮着轮着就没人愿意讲课了,最后就语文组的负责人(是个助教)一个人来讲课,说明权限这个东西有时候有点麻烦。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我当时上交的引路计划第一季工作报告。仅供参考。

illume引路计划第一季工作报告

引路计划第一季共评定职称70人次,31人获得职称资格认证。具体情况如下

全班一半以上的优秀人才参与了教学工作。

很多同学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学习科目和内容。含有无出课任务的教员的互助小组有时帮助其他同学答疑,开辟了互助小组对外教学的可能。

出现了像MYX这样的劳动力劳动过量和像化学学科这样的人员结构不合理的问题。

语文组出现了一次“出课违例”(违反了职称出课限制)。说明这个限制有时候会束缚住教员的手脚,还有化学组也是因为这个限制出现了上一条的问题。

教员是指有学衔的人。

对于引路计划的教员,我们都会发给他一个资格证。LLY和QWL设计制作的。

 

在引路计划第一季中,我还在当初设计了一些东西,但是最后没有实现。

当初在设计学衔的时候,我还设计了“副教授”这个学衔,它的权限与教授学衔完全相同,但是与教授学衔不同的是,它首先没有学科之分,教授是有学科之分,所以只要有副教授学衔,可以到各科讲课。还有就是教授的评定标准是看学习成绩,而副教授的评定标准是看讲课能力。所以,我最初的设计是设计了两套学衔评定标准。副教授可以到任何学科讲课,设想的作用是在学科组没人可以讲课时借调副教授来讲,或者副教授想要讲课时可以和对应学科组申请,负责人再安排。可以说副教授与学科组是平行的,他们的作用是保证有人讲课。

为什么要设计这样一个学衔呢?之前的教授讲师助教学衔评定标准是以学习成绩为标准,那么就会使像YZD(讲题者计划章节介绍过)和QWL(英语底子相当好,就是考不高分)这样的会讲考不高分的人无法进入讲课队伍,为了弥补这个问题,所以设计副教授这样一个学衔。后来在引路计划第一季第一次活动之前,我想到设置副教授会与以学衔竞争促进学习成绩的目的不符,所以又取消了这个学衔。

下面来讨论一下讲题者计划于引路计划的联系和区别。引路计划是从讲题者计划发展而来的,其组织形式都是同学间的讲解,都含有大课这种活动形式,但是,引路计划第一季比讲题者计划多了一种活动形式,互助小组。然而,引路计划与讲题者计划的本质区别是引路计划存在有等级制,讲课的人之间存在等级不同,在引路计划第一季和第二季中,是学衔(第二季还没有介绍,但是现在可以先说一句。)讲题者计划与引路计划的根本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提升班级平均分,或者说整体水平。讲题者计划与引路计划都是立足于班级优秀同学占比不大的情况而设计的。

讲题者计划与引路计划还有一个小变动,因为引路计划第一季实行的时间是高二下学期,在上学期还有一节叫做研学,下学期就没有了,但是在周五的最后是节自习课,于是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再延长20分钟凑够一小时来活动。

 

引路计划第一季快要结束了,我开始琢磨第二季的规则,我首先想到的是取消权限。后来,与同学FHY商量,将学衔由教授、讲师、助教三个学衔缩减为教授和讲师两个。所以,在教学上放宽了限制。

在学员分配问题上,依旧是先招募互助小组,然后报名学科大课。与第一季不同的是,因为班里有一个同学准备出国不咋来学校,所以班里变成了44个,于是我设计招募两个三人小组,两个四人小组,要求还是满足小组中性。剩下的30人报名大课,(我把这个过程称为投入市场)但是没有了第一季平均招生的限制。

其他的内容同第一季不变。

下面我们来看一看当初我写的第二季方案。其中有一些内容并没实行。

illume引路计划第二季预期方案

简化职称数量,将讲师职称与助教职称合并为讲师职称,以弱化助教们对自己的能力的低估认识。

取消对出课人员结构要求的限制,各职称可以单独出课。

这次的人员分配分为两个三人互助小组,两个四人互助小组,成立互助小组的要求不变,仍然是各科“标准九分”平均分为5以上

其余六科按照765543人数比分配或655554人数比(这个人数比出现的几率较小)分配,至于某一科人数,由市场供求决定。

保留单科研学负责人制度,各科设立研学负责人。

授衔仪式不变。

在引路计划第二季的报名过程中,在孟老师介入下,给很多同学要求强制报名了某些科目,也包括要求一个人报名多科,一段时间内轮着上,但是后来这样效果实现得并不好,让这些人的课上得很乱,第一次去这科,第二次又去那科,又因为一个人在多科同时报名,该科的教员在准备学案时总是多出来几份,因为那些人这次没有来这个学科上课,而去了别的学科。这是一个问题。

在申请的互助小组,有一个小组的大部分科目的九分分数,三个人都是4或5或6,也就是成绩都不是优秀,但是从规则上讲有符合要求,但是这样的组活动效果并不好。小组该由什么样的人组成也是个问题。

引路计划第二季的根本目的、组织形式、活动形式和第一季完全相同,区别也在之前提到过。

引路计划第二季学衔表如下,可以看到人数和学衔数少了很多,这是因为参考之前摘自维基百科的图中可以看到,正态分布下,标准九分为7的人占总数的12%,8的占7%,9的占4%。

还有一点要提到,引路计划的一季的长度是从期中到期末,或从期末到期中,在,第一、二季中以期中、期末的成绩作为标准。

引路计划第二季的资格证与第一季的相同。

 

引路计划第二季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语文课正好学到沈从文,语文老师就给我们讲了个故事,胡适在中国公学当校长的时候,破格录用了学历只有小学水平的沈从文,因为沈从文很会写文章。那次,我才知道老师可以由人主观任用。再加上我听到的总统可以提名总理,首相提名内阁等等,我设计了第三季的讲师(在第三季中,教员这个词就不用了)选拔制度。

想到互助小组在第二季中出现的问题,我决定删除这个概念。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在第二季结束时我写的第三季方案和解读草稿。

引路计划第三季(illume season Ⅲ)方案

1、成立一个讲师所属机构——2Gether学院。下设中文系,数学系,英文系,物理系,化学系和生物系。

2、2Gether学院设立一名院长。由考试的总分第一名担任院长一职。

3、在全班范围内学生开始进行科目报名。每人限报一科,报名后不得更改。

4、根据报名各系的人数,每个系的人数除以4,有余数的话商+1,得到的计算结果为该系讲师人数。

5、由院长指定各系的系主任,作为备课组长,不能是院长TA自己。再由系主任指定自己系的讲师,被指定者不能是其他系的系主任或讲师。每个系的系主任与系主任指定的讲师人数之和不超过上一条提到的该系讲师人数。

6、院长可以到各系讲课,各系主任和讲师一般不能跨系讲课。

 

方案解读:

引路计划是根据分班后好中差三等学生并存且接近平分的结构现状而发起的,其根本目标是优秀学生讲授学习经验,以好带差拉动成绩增长。

在整个引路计划第三季的方案中,都蕴含着“简政放权”的思想。首先是在讲师方面,原来的两季引路计划都是以成绩作为讲师认定的标准,当时这么做是为了通过同学们对讲师荣誉的崇尚而刺激带动学习成绩的增长,但是后来发现,班级整体上,讲师荣誉的诱惑力并不大,所以将讲师的认定与成绩挂钩就没有太大意义了。当时这么做再后来也发现了些问题,成绩与讲师资格挂钩使引路计划前两季的政策都有了滞后性和盲目性的弊端,滞后性表现在我们选拔讲师参考的是前一阶段的成绩,选出来的是后一阶段的讲师,如果两个阶段讲的内容不一样,那么选出来的讲师也就滞后了;盲目性表现在选拔讲师只看考试成绩,只要成绩够标准,就批准成为讲师,在这过程中,并没有对讲师的其它方面进行审核,因而选出来的讲师可以说是盲目批准的。在引路计划第三季中,讲师的选拔类似于讲题者计划的选拔模式,由人根据人的平时情况综合选拔,而不是由成绩根据一次情况单一选拔。在学员学科分配上,也体现了简政放权的思想,取消了互助小组,将所有人投入到大课之中。综合来看,数据统计原来作为讲师认定和互助小组认定的主要手段在现在的政策中被简化了,不进行各种统计数据的运算,可以大大简化运行流程,提高运行效率。

第二季,引路计划实行了紧缩的讲师政策,将讲师人数从第一次的31人压缩到了18人,第三季依旧实行紧缩的讲师政策,而且是更加紧缩的讲师政策,讲师人数预计将占全班人数的四分之一。

进入高三,理化生三科开始综合考试,这种考试形式要求考生必须把握取舍题目,不能死扣一科,在这种情况下,依旧按照单科成绩分数选拔讲师就显得十分不合理。

这份方案和解读是很让人看不懂的,下面我再来做一下说明。

首先我们为了实现之前提到的任命讲师的制度,需要先设立一个概念,叫“2Gether学院”下设六个系(语文系,数学系,英语系,物理系,化学系和生物系),既然是个部门,就得有当头的,2Gether学院设立一个院长,评选标准同样是期中期末的大考成绩,不过跟以往不同的是我不再使用大数据计算了(以为我发现首先是数据计算老得拿到所有人成绩才行,其次是我学习到正态分布并不普遍存在,还有一个概念叫偏态分布,正态分布理论拿上去就不适用),这样我设计谁总分考了第一,谁就当这个院长。总分第一这个人还是非常好找的,我们私下里一比分就知道是谁。

然后我们做的不是选拔六个系的系主任,而是让全班所有人报名大课,注意这次我是取消了互助小组的,所以所有人都被扔到了市场里。每个人限报一科。这样可以防止第二季一人报多科出现的那些问题。同时我还提出要求,我们的讲师是按照人头准备学案的,要是那次想换课,要跟自己报的那科的负责人,下文会说,这个人叫系主任,还有要去的那科的系主任打招呼,二者都同意才行。

收集完所有人报名的数据后,首先检查有没有哪科的报名人数是0,如果是0,学院将不下设此系,不过这次报名结果中没有出现这个现象。

之后院长开始提名各系主任(如果出现了上一段提到的那个情况,则这个系没有系主任,也不会有这个系的讲师),只要此人同意,即算走马上任。

然后将之前收到的各科报名人数除以四,余数进一,得到该系的名额,这个名额指的是该系主任和讲师的人数总和,如果大于1,这些系的主任就要提名讲师,将名额占满。因为是除以四,加上进一,所以最后班里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是讲师(讲师这个概念在第三季中有广义和狭义两个概念,在不与系主任提到时,都是广义的概念,与讲题者计划中的讲师概念一样,指的是所有可以讲课的人,如果与系主任提到一起,就狭义指不是主任和院长的讲课的人),可以看到,名额体现了各学科的讲师人数也跟着报名人数(市场需求)变化,做到需求大的学科多安排讲师,没什么人报的少安排讲师,让讲师名额安排更高效更合理。

规则中有一条是这个意思,每个人只在讲师系统中有一个身份,要么是院长,要么是某系主任,要么是某系讲师,要么不属于讲师系统。

各系主任和讲师只能在本系讲课,不能跨系讲课(也就是不存在前两季中允许的学科组间的借调),院长可以到任何系讲课。

下面我们来解读一下上述的规则。

引路计划第三季的根本目的不变,但是放弃了与学习成绩挂钩的完全挂钩,因为我发现那玩意没啥用。

整个规则体现着“简政”和“放权”两大思想。

“简政”体现在不再进行大数据计算评定职位(这里就不再成学衔或职称了),其次是只剩下了大课,没有了互助小组,也是一种精简,可以看到这与讲题者计划有很大相像。

“放权”是指真正给予了一些人一部分权力作为成为引路计划贡献者的奖励,包括院长提名系主任的权力和系主任提名该系讲师的权力,主要是前者,那是对学习考第一的一种奖励。

同时,引路计划第三季在设计时是讲题者计划和引路计划第一、二季中最体现根据需求调整供给的一次,从之前介绍的“名额”中可知。

引路计划第三季也是引路计划从开始为止,讲师队伍(教员队伍)最具有特色性和整体性考虑的一次。特色性体现在是有院长一人安排主任,再间接安排了讲师,不像第一二季按个人成绩为标准,多人共同决定教员队伍。整体性体现在院长在考虑谁当什么系主任时会有整体性,给出一个优化的最合理方案,第一二季中以成绩为标准,一是使得讲得好考得不好的人不能进入教员队伍,二是不能合理用人,本来某同学在更适合讲那科却因这次这科考得好而不得不在这科讲课。如果第四季也按照第三季这样的方案实行,考全班第一的人换了,院长也就换了,新院长提名的讲师团队又会是具有新院长特色的队伍和新院长认为的最合理构成。

那么就可能有人有个疑问,将权力放到一个人身上,会不会出现腐败问题,扰乱活动秩序呢?首先我们先来看,当院长必须得考全班第一,这是一个极高的标准,能够有机会达到这一标准的人都是些学习好的,责任心强的,支持引路计划工作的,谁当院长都放心(如果跑出个黑马,觉得TA不靠谱就把规则改了呗,不执行第三季的规则不就行了,规则是人定的,立足实际情况的,要调整以达到发挥最大作用的)。同时,虽说院长集权,但提名讲师是系主任的事,院长的脑子万一不够使还有系主任的脑子呢。所以,说个小趣闻,第三季的院长叫ZRY,这个人平时总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孟老师听说他当了院长,问了我一句:“你咋把院长给他了呢?”,我当时就随口说了一句“他不是考了班里第一了吗。”其实,我应该当时在后面补上,虽说他当院长,讲课的讲师都是系主任提名的,实际讲课的主力在系主任和讲师。

在这里,我就不放上这次的相关数据了,也没啥可看的。

在引路计划第三季还没正式实行之前,孟老师考虑到高三是复习阶段的学习,一周一次引路计划太过频繁,改成了两周一次,时间是周六的放学以后(周六高三补课,别的班3:40放学,引路计划在之后再延长出去一个小时用,我写这段话的时候还没过9月1日呢,所以这个周六活动只是计划,不过应该不会变)。

引路计划第三季的系主任和讲师的工作证如下图所示。

对于院长,我们颁发的是大号的证书。

 

就在暑假补课的时候,当时第三季的讲师团队已经选完了,大课也选完了,中午吃饭的时候,ZQJ问我,他引路计划想上多科,我以上文提到过的一人报多科的问题回绝了他。

ZQJ这个同学其实是非常赞同引路计划的,并且在活动过程中想方设法多学点东西。在引路计划第一季的那份工作总结中我提到的互助小组帮助其他同学答疑其实就是我看到ZQJ在听大课时,大概是觉得这部分内容他已经掌握了,便加入边儿上的一个互助小组学习别的内容。可以说,ZQJ是引路计划没讲过课只学习的人中最大受益者之一。

后来,我结合孟老师打算在没有引路计划的周六放学后给英语成绩差的同学补习,又想到一季只有半学期,10周左右,两周一次的话讲师们只用上5次课,我觉得他们得工作量有点少,我提出了“软课”的概念。

在没有引路计划的那几周的周六放学后,所有讲师可以以个人名义自愿(可以开可以不开)开设一次自己学科的课(称为软课),(院长想开哪科开哪科),其他所有人(包括讲师团队的人)可以不管之前报的学科,自愿选择(可以选也可以不选)一门软课来上,在软课开始上之前,主讲人需要将课程的简介和要求以及报名截止日期公布,其他人需要在报名截止日期之前报名,逾期不候。相对着“软课”,有引路计划的那些周的课成为“硬课”,是硬性规定的。其实这句话就不能这么说了,因为软课也属于引路计划的活动,所以不只有硬课的那几周有引路计划,软课的那几周也有引路计划。

开设软课的作用有两个,一个是给某些学科过差需要在两周一次硬课之外再额外补习的同学提供学习计划,二是给想上其他学科课的同学一个机会学习。

软课是引路计划自愿上或不上的一次大胆尝试,同时也没有规定,每次软课时间必须每科都有讲师开课,选择以个人名义也是讲师可以根据自身擅长教的模块来发挥最大作用。之前的引路计划都是强制性的,必须参加,每科都要有。软课也可以满足市场需求。

(写于高三正式开学前,未完待续····)

——发布于:2015年8月31日 @ 22:15

 

在开始续写引路计划第四季之前,先对第三季的情况进行一下说明。在第八章的结尾,我提到了“软课”的相关的内容,但是就在高三上第一次月考之前,我发现某人特别不愿意学习,于是我开始立即孟老师为啥强制要求大家要上午自习,也开始对现行的第三季政策进行反思,最终我觉得取消两周一次制,恢复一周一次制,自然而然也就没有软硬课之分了。

下面我们言归正传,介绍第四季的政策。

在高三上第一次月考之后,化学叶老师得知第三季化学学科就3个人报名的事实,并根据月考成绩提出,我们班化学学科的成绩在年级里很差(当然没差的太份儿上)。后来我要到了月考成绩数据,我将每科的年级名次算了个平均,可以发现我是第一次处理名次数据,以前都是处理分数,算Z分九分之类的,结果发现,班级化学的平均名次在六科中是最低的,也就是说,叶老师说的是对的,然后我做了一件事,我将每个人最差的那科圈出来(年级排名最靠后的那科),然后统计以该科为最差科的人数,结果发现,最多的语文,其次是英语生物,化学排倒数第二少。通过上述操作,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化学成绩我们班确实很差,第二,化学成绩差的人其它科成绩更差,导致报名化学的人数极少。

所以,我决定在第四季中开始一种新的学员分配方式。在介绍它之前先从整个第四季初始化流程开始介绍。

第一步,拿到每人单科年级排名数据。搞清期中后提高班招生要求,统计在引路计划活动时间上课外班和提高班的人。

第二步,找到全班第一,担任2Gether学院第二届院长。

第三步,刨掉那帮请假的人,得到全班参加人数,用第三季用过的人数除四法得到讲师人数。如果院长不上提高班,则讲师人数减一,若上则否。

第四步,院长根据讲师人数提名讲师。

第五步,讲师们(包括院长)向各科老师询问该科较差同学名单和情况,第四季期间第一周周六晚上不上引路计划,院长连同讲师做下来将已有信息(包括那份年级排名表)进行讨论,决议每个人的科目。

第六步,将每个人被分配到的学科通知本人,第二周开始活动。

从流程中可以看到,首先是院长的确定方法不变。但讲师方面发生巨大变化,在人数上,同样人数分成六科再用除四法得到的讲师人数会多于第四季的讲师人数(看不懂就算了)。根据第三季的参加人数来看,第四季讲师人数在7-8人。在分工上,这些讲师并没有被规定学科,也就是说,在讲师名额更少的情况下,多能讲师比只能教一科的讲师更具竞争力和优先被考虑。这样的讲师政策,也是引路计划向着均衡学科发展的倾向。这样的讲师政策,也可以使讲师得到充分使用,使讲师团教学灵活起来。

在学员分配上,首次实行所有人强制学科分配,这样做,可以综合考虑班级成绩的种种情况,给出一个相对合理的综合学员分配方案。

(写于高三上期中考试前,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